慢性心衰長期管理任重道遠

時間: 2019-06-19 17:10:09 瀏覽(7024)評論(1)點贊(3)收藏(0)

當前,心血管疾病是威脅我國人民健康和生命的首要疾病。其中心衰發病率高,是重要的心血管疾病之一。據統計,我國成年人心衰患病率到高達0.9%,預計患者人數超過一千萬。同時,需要特別指出的是,心衰是所有心血管疾病的終末階段,其中高血壓和冠心病是其最主要的兩個誘因。隨著我國老齡化的日趨嚴重,高血壓、冠心病等患者數量日益增加,我國擁有著巨大的“潛在”的心衰高危人群。

3_副本.jpg

北京安貞醫院劉宇揚教授指出:“心衰是一種長期進展性嚴重的心血管慢性疾病。只有減少高血壓、冠心病等心血管慢病的發生,才能夠延緩它們最終走向心衰。盡管目前在我國心衰治療取得了巨大的突破,但受患者經濟能力、創新藥醫保覆蓋,以及有效的長期管理模式缺乏等多重因素的影響,心衰仍是尚未攻克的頑疾之一,長期管理任重道遠。” 

慢性心衰防控關乎民生,患者治療需求遠未滿足

我國成人心衰患者基數大。然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由于心衰普及率不高、民眾對其普遍缺乏基本認知,致使很多患者錯失了最佳診療時機,約20%的心衰患者在確診后1年內死亡,約有50%心衰患者在診斷5年后死亡,生存率低于多種癌癥。

不僅如此,由于心衰導致反復住院,給患者,患者家庭和社會造成沉重的經濟負擔。數據顯示,我國患者平均每年住院2.4次,約69%的患者都有1年內再住院的經歷,年均住院天數長達22天;我國心衰患者年均醫療費用近29000元,高于我國年人均可支配收入。

“在過去的數十年間,即使在現有的標準藥物治療下,我國心衰患者住院頻率高,經濟負擔重以及死亡率居高不降等諸多治療需求尚未獲得滿足,防治形勢嚴峻。我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擁有最大心衰患者群的國家之一,心衰防控關乎民生。因此,提升慢性心衰的診療水平,重視并加強對其長期管理勢在必行。”劉宇揚教授在分享心衰診療現狀時指出。

推進心衰診療新進展落地,國家醫保準入仍是關鍵

盡管心衰仍是目前心血管疾病領域尚未被征服的“最后戰場”,但并不意味著不可以預防和治療。近年來,在醫學界科學家、學者和專家的共同努力下,我國心衰領域在規范推進及治療方法創新等方面取得了許多進展。2018年10月,隨著《2018中國心力衰竭診斷和治療指南》(以下簡稱《指南》)的發布,為中國心衰診療標準化、規范化奠定堅實基礎,翻開我國心衰整體防控的新篇章。

新版《指南》在2014版的基礎上,在心衰的診斷、治療、預后等方面進行了全面更新。在心衰的藥物治療方面,新版指南充分與國際接軌,已經被納入歐美指南的創新藥血管緊張素受體腦啡肽酶抑制劑(ARNI)也被18版指南列為一類推薦。

“這一更新主要基于ARNI藥物突出的臨床表現:根據一項臨床研究顯示,在心衰標準化治療的基礎上,其使心衰患者心血管死亡和心衰住院風險降低20%,意味著可顯著降低患者住院所產生的各項經濟負擔,展現出了更高的臨床價值和成本效益。”劉宇揚教授介紹說。

作為全球唯一的ARNI,沙庫巴曲纈沙坦鈉片于2017年獲中國優先審評上市,為心衰領域近20 年來的突破性藥物,一年后進入指南一類推薦,并已納入山東,江蘇、安徽、湖南、吉林和西藏六省醫保,不僅減輕了患者的用藥負擔,并促使心衰患者及時接受規范的藥物治療,獲得更好的治療效果,為中國數百萬的心衰患者樹立了新的希望。

 “但要滿足更多心衰患者的治療需求,仍迫切需要從國家醫保準入層面給予慢性心衰治療的關注與支持。”劉宇揚教授強調,“2019年國家醫保目錄調整啟動在即,期待將慢性心衰創新藥納入國家醫保目錄,以造福更多患者。”

心衰管理存短板,呼吁建立長期管理模式

據了解,由于醫療水平的差異和專業人才的缺乏,與發達國家相比,我國心力衰竭防控仍面臨著診斷不及時、治療不標準、隨訪不規范等管理難題。

劉宇揚教授從心衰管理團隊建設分析表示:“心衰是一種復雜的臨床綜合征,給予患者適合的診治和長期管理需要由心臟專科醫生、全科醫生、護士、藥師、康復治療師、營養師等多學科組成的團隊,并遵循心衰指南及相關疾病指南,按照一定的流程及規范相互協作來完成。這對降低心衰患者死亡率、減少住院次數和改善生活質量具有重要意義。”

此外,劉宇揚教授認為,心衰疾病管理需要社會、醫院和個人多方參與,多方貢獻,建立慢性心衰全程管理模式。具體而言,需要從以下三方面加強心衰管理建設:首先,對于已經確診的心衰患者,需要謹遵醫囑,接受標準化治療;其次,通過分級診療,建立心衰患者長期隨訪機制,聯動社區,行成“家庭-社區-醫院”三層聯動的體系;最后,加強患者疾病教育,尤其關注患者長期疾病管理,授之以漁,讓患者成為自己的健康顧問。

  • 點贊

評論原文:

評論原文X

關注
工作:
北京pk10开奖记录